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话题 > 人类低质量明星又双叒叕翻车了!
 

人类低质量明星又双叒叕翻车了!

【论文时间: 2021-10-25 17:30

  最近的娱乐圈过于热闹,前有吴亦凡,后有霍尊、张哲瀚,大家纷纷嘲讽,下一个会是谁?内娱明星一个接一个地翻车,折射的是如今明星失范的常态化异象。明星失范大致可分为违法类和违德类,而无论哪种影响都是极其恶劣的。另外,随着网络造星工程兴起,网络红人翻车也比比皆是。而面对明星失范这一现象的常态化,我国很早以前就对艺人提出了德艺双馨的角色期待,这种软性提倡也一直延续至今,同时也配合了对劣迹艺人惩戒的强制规范的硬性手段,告诫艺人不要触碰道德法律的红线,否则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除此之外,文化产业评论(ID:whcypl)认为还应该从源头提高明星准入门槛,将明星进入纳入制度化范畴,同时加强监管。

  前者不尊重女性、被捶出轨和冷暴力,各种侮辱女性、猥琐的话与其荧幕上呈现的国风仙气歌手造型天差地别,在各方压力下,虽然他昨日已经发表了退圈声明,却仍不死心想拖女方下水,小作文式的公关稿被指“茶”里“茶”气的,字里行间都在透露着自己才是受害者,大家不放过我可以,我会退圈的,但是请大家放过我的朋友们啊!

  后者则陆续被扒出不尊重国家民族历史,涉嫌参拜靖国神灶等,虽然用“无知”“今后一定好好学习历史”之类的话语多次发表道歉声明,但官方和大众显然并不接受这样的推辞,刚培养起来的品牌方几天内纷纷解约,已播出的作品也被传可能下架,甚至这些丑闻传到韩国去也受到一致的批评,这样看来,新晋耽改顶流要倒下了?

  那么,霍尊和张哲瀚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娱乐圈翻车乱象的背后,该有怎样的规制来矫正这种畸形生态?整个行业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8月13日,最早传播“人类高质量男性”梗的徐勤根成功凭借“油腻”走红,并完成了直播首秀。伴随他走红的还有“高质量”一词,随后大家将该词用于各类场景调侃,如用人类高质量幼崽形容孩子很乖此类。

  而面对中国明星频频翻车,小编提议,既然有高质量xxx,那么吴霍张之辈是不是可称得上“中国内娱低质量艺人”了。

  首先来看看张哲瀚,明显属于吃到耽改红利的演员,因在今年2月播出《山河令》中饰演主角周子舒而爆红,然而这份爆红却如同昙花一现,因为仅仅半年不到,张哲瀚就面临着重大翻车,还是涉及不尊重国家民族历史的严肃事件。

  本月,网友爆料称张哲瀚之前参加朋友在日本乃木神社举办的婚礼,并且和人士黛薇夫人合影,后来更被扒出他在靖国神社里开心合影的多张图片等。

  作为公众人物,本就应该时刻规范自身行为。他这些伤害民族感情的行为,显然不是单凭道歉声明中一句简单的“无知”就能抵过的。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更有人晒出靖国神社门口的照片,一个中国人说不知道“靖国神灶”本就离谱,难道也不认识门口的汉字吗?门口标牌上清楚地写着,“禁止参拜以外的入内”。

  随后,张哲瀚此前积累的品牌合作方全部宣布终止合作关系,他本人及工作室微博均被禁言,艺人本身也被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要求会员单位对其进行从业抵制。

  接着看看霍尊,以一身长发国风美男的造型出现在大众视野中,2012年参加东方卫视真人秀节目《声动亚洲》获亚洲赛区三强,2014年凭借一首《卷珠帘》亮相央视马年春晚,之后参加了诸多活动、发行歌曲等,星途还算璀璨。

  然而,8月10日晚,他被爆料恋爱期间出轨、抛弃相恋九年的女友,群聊的聊天记录还显示,他疑似在与前女友陈露交往期间存在冷暴力行为,并且吐槽自己参加的节目《披荆斩棘的哥哥》会把自己弄“low”,是个炒回锅肉的节目。

  8月12日下午,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网络文化工委官方微博发文,引用《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的规定,指出演艺人员不得出现违背伦理道德或者社会公序良俗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的行为。

  同天下午,芒果TV《披荆斩棘的哥哥》节目官方微博宣布:经协商,霍尊先生退出《披荆斩棘的哥哥》后续节目的录制,随后,节目中霍尊纯享版片段也已被芒果TV下架。

  8月14日,霍尊发表退圈声明,一篇小作文被网友嘲笑为退圈前的洗白,给女方泼脏水的经典“茶”文(全文指路微博)。

  网友们贴心总结了小(gong)作(guan)文(gao)想要表达的十大要点,随后,女方也不甘示弱,进行新一轮回击。

  不仅仅是他们两个翻车,最近,娱乐圈中明星的各种乱象一直在刷新公众的认知,代孕、、出轨等突破道德底线乃至法律底线的事件频频发生。

  而明星究竟是什么?许多学者通过研究认为明星不仅是一个真实的人,更是一种人格面具。明星形象的形成依托于其个人形象与荧幕形象,经过媒体不断的宣传推广而变成公众的新消费对象。

  从电影名人走向明星,意味着这些人的行业形象与私人形象更紧密联系在一起。荧幕中好人设和形象是文艺创作者通过对市场上消费者的观察而精心创作出来,如BG(代指言情类)青春小说里人间理想段嘉许、无所不能倦爷,BL(代指耽美类)小说里温柔专一花城、逢乱必出含光君,这些虚构的角色受到许多人的追捧和喜爱,因此,娱乐造星机制就借助这些角色魅力来打造明星的人设魅力。

  而明星失范,是指明星在监管或约束缺位时发生的违反规范的行为。从早些年柯震东吸毒、范冰冰偷税漏税、翟天临“不知网”到今年罗志祥出轨、吴亦凡涉嫌强奸、郑爽代孕、霍尊疑似出轨等失范事件,我们都能从中看到,其趋势是明星失范已经常态化。

  一类是明星涉嫌违法犯罪,没能依法履行公民义务。这类失范行为不仅涉及私人违法,更涉及到公众人物违法对整个行业规范造成的不良影响,比如偷税漏税、嫖娼和吸毒,以下主要分析三类。

  首先是吸毒类。目前大家最为熟悉的吸毒明星应当是柯震东、陈羽凡,但这也只是冰山一角。在被查处之前,这些明星还在荧幕面前维持着光鲜亮丽的正面形象捞金,罔顾中国千千万万缉毒警察的牺牲。

  其次是偷税漏税类。近来最典型的偷税漏税明星无疑是范冰冰,其阴阳合同曝光后被责令按期缴纳税款、滞纳金和罚款逾8亿。

  而早在她之前,2002年,内娱知名女演员刘晓庆就因偷税漏税被逮捕,并且在看守所待了一年多。

  在范冰冰事件牵扯出阴阳合同后,人们还发现很多明星纷纷开始注销公司和工作室。比如当时的新疆小城市霍尔果斯曾是影视公司竞相驻扎的税收优惠宝藏地区,因为按照当时的政策,在该城注册的公司能够享受“五年内企业所得税全免,五年后地方留存的40%全免”的税收优惠,因此吸纳了一大批影视空壳公司,但最终结果只是帮助明星资本节省了大量缴纳税款。近日,有报道显示,各大影视公司又尝试迁移到海南这个新政策红利热城,如何炅在今年4月成立海南何乐不为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王一博成立海南博远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再次是嫖娼、强奸等涉及男女性关系类。比如从黎姿等人主演的《古惑仔》中凭借乌鸦哥一角走进大众视野的张耀扬,他在自己的演艺生涯中多次饰演反派,却依然收获了许多观众喜爱,后来还凭借电影《枪火》获香港电影金紫荆奖最佳男配角,但随后他却在北京因涉嫌藏毒和嫖妓被抓。

  再比如2014年,出演过《激情燃烧的岁月》《媳妇的美好时代》、并曾获第18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演员奖的黄海波因嫖娼而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和收容教育。

  以及2021年7月,加拿大籍华人演员、歌手吴亦凡因涉嫌强奸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另一类是明星违反家庭美德、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国家大义等。这类失范行为包括明星私生活混乱(如出轨、家暴)、公众场合有不文明行为(如在禁烟场所吸烟)、直播代言翻车和忘记民族耻辱(如以娱乐态度对待民族伤痛、罔顾先辈付出)等。

  首先是明星违反家庭美德类。比如2020年,罗志祥被女友爆料是“时间管理大师”,多次出轨和约令人恶寒的“多人运动”。

  又比如国风歌手霍尊被爆料聊天群“沪上情欲流”,在群里取名“柳下惠本尊”,群里尽是些出轨、一夜情、黄腔等不堪入目的淫词秽语。

  再比如演员蒋劲夫在公众面前维持着阳光男孩的形象,但却多次被女友爆料家暴。

  其次是明星违反社会公德类。比如今年郑爽被前男友举报到国外非法代孕并弃养孩子,而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不得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而郑爽到国外代孕无疑是在钻法律的空子,同时也违反了社会公德。

  再次是违反职业道德类。一些明星举着巨额片酬却不能尽职负责,被爆料抠图式演技、不能吃苦等,还有一些明星在加入直播带货赛道后带货翻车,以及代言产品翻车,如湖南卫视主持人杜海涛代言的“网利宝”出现问题、汪涵因代言“爱钱进”而被立案侦查。

  最后是违反国家大义类。比如因耽改剧《山河令》火起来的演员张哲瀚近日被扒出曾参加地点在乃木神社的婚礼,并且婚礼上有身份敏感的人士黛薇夫人。

  这些外表光鲜亮丽的明星频频出现翻车丑闻,而看待这些突破道德乃至法律底线的行为,我们也不能简单地抱有吃瓜心态,更应当认识到这些丑闻不仅给影视行业抹黑,更败坏了社会风气。

  不止在娱乐圈,身处当下的时代,网络造星也逐渐泛滥起来,为了炒作而不择手段的人比比皆是。

  比如林生斌靠着“6·22杭州小区纵火案”中遇难女主人丈夫的“头衔”立好丈夫人设,开社交账号“老婆孩子在天堂”来“思念”逝去的家人,还以逝者名字组建了儿童品牌“潼臻一生”,电商生意越做越火,但今年6月他却官宣再婚生女,随后又被爆料其私吞亡妻赔偿金,受害者和好丈夫人设瞬间崩塌。

  再比如B站知名UP主党妹公然穿着二次元服装在旅顺博物馆前跳起宅舞,完全无视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伤痛,带来了极差的社会影响。

  而面对诸多娱乐圈乱象、明星失范,我国对演艺领域艺人行为规制做出了怎样的调整与变化?明星失范又如何能够不再“常态化”?

  七月的吴亦凡,八月的霍尊、张哲瀚,娱乐圈真是好不热闹!在这一场又一场由明星失德引起的娱乐奇观背后,圈内人严格划分界限以免引火上身,圈外人忙于吃瓜,就看下一个又是谁,而光鲜亮丽的明星们也总是不会令人“失望”,一个接一个地翻车。

  而面对明星失范这一现象的常态化,我们除了吃瓜之外,更应该有一些理性的思考。

  明星不仅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社会角色,还不是一般的社会角色,明星作为公众人物,甚至是作为榜样的存在,一言一行均可能被效仿,因而他们在享受社会红利的同时要肩负更多的社会责任,因此,我们对这一角色有特定的角色期待。

  所谓德艺双馨,即明星不仅要有能拿得出手的艺术作品,能为艺术而献身,还要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质,遵守社会法治规范,维护社会道德,弘扬社会核心价值观。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担得起“明星”这两个字。

  对于明星德艺双馨的角色期待,早已有之。2004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宣部部长在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演艺明星表彰大会上特别强调:德艺双馨既是艺术家获得成功的必由之路,也是艺术家终生奋斗的目标。2012年,文艺界也提出将“爱国”“为民”“崇德”“尚艺”作为文艺界的核心价值观。2014年,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文艺工作者要讲品位,重艺德,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努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良好的社会形象、文质兼美的优秀作品赢得人民喜爱和欢迎。”

  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中指出“文艺工作者要把崇德尚艺作为一生的功课,把为人、做事、从艺统一起来,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艺术训练,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努力追求真才学、好德行、高品位,做到德艺双馨。”

  然而,再多的期待也仅仅是一种期待。对于身处娱乐圈大染缸的明星而言,能为大众提供更好的作品已是不易,在名与利的诱惑下,还要德才兼备就更为艰难。

  一方面,这是因为我们如今置于消费社会大环境,明星的生产早已从生产导向型转向消费导向型,其最终是资本逻辑控制下的商业模式。因而,“流量”“人气”“商业价值”等逐渐超过明星作品和品性逐渐成为衡量一个明星的标杆。这从吴亦凡事件中可见一斑,原本早在2016年“小G娜事件”时,吴亦凡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然而因其背后资本的力挺,最终竟然“化险为夷”,期间还又翻红,并一路蹦跶到了现在,不过所幸,他已经不能再蹦跶了。

  另一方面是媒介技术的发展。媒介的发展、注意力经济和颜值经济的盛行,使得明星不再神圣化,越来越多的人在网络上凭借某一特性而翻红,从而成为网红、明星。因而明星的门槛越来越低,他们或许并没有太出众的才艺,而道德品行更是一概不知,仅仅只是依靠获取大众目光取胜。这些人在成为所谓的“网红”“明星”之前,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也许其品行本也没多高尚,在进入娱乐圈这个名利场后还能提升境界?同时在互联网这面照妖镜下,他们的任何不端行为都将会暴露无遗,至于何时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既然角色期待这种软性提倡早已不能满足现实需要,那么破除明星失范的常态化则更需要一些硬性手段——强制规范。

  早在2014年9月,国家广电总局就下发了《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有关广播电视节目、影视剧和网络视听节目制作传播管理的通知》,即劣迹艺人“封杀令”,通知明确指出不得邀请有吸毒、嫖娼等行为的艺人参与制作电视节目、代言广告等。

  2020 年,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会议审议通过《电视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章程》,旨在建立健全演艺人员联合评议惩戒机制,对艺人失德行为共同做出惩戒措施。

  2021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列举了15条演艺人员禁止性条款,还根据演艺人员违反从业规范情节轻重及危害程度,分别实施1年、3年、5年和永久等不同程度的行业联合抵制。

  同时,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编剧赵冬苓还在采访中提出了分等级惩戒“劣迹艺人”的建议。

  以上硬性手段均与明星频频翻车有关,为的就是让明星们知道,当犯错后,并不是立马道歉就能获得原谅,然后东山再起的。毕竟,不是所有的“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因为伤害并不能消除。

  综合来看,软性提倡没有实质性的威慑力,而硬性手段多针对于事后规范,明确艺人为劣迹行为买单的成本,以此告诫艺人不要触碰道德法律的红线。但至少也要感谢各位“明星”“网红”们,让中国普法有了更多的机会。

  而除此之外,或许还应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即提高明星的准入门槛,各行各业的进入大都有相应的资格证明,比如教师需要教师资格证,主持人需要主持人证,那么明星可否也采取这一措施,并将道德品行考核作为一项重要的标准,以此将明星准入纳入制度化范围,从源头降低明星失范的风险,同时加强行业监管,进行不定期考核等,也许会是一个值得尝试的可行性措施。

  “明星”,古指天空中的启明星,是除去日月之外最明亮的存在,以其作为当今艺人群体的指称,本就隐含了希望他们在贡献艺术审美价值外还能有榜样引领的启明之意。因此,明星本人应该认识到“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对法律道德的敬畏更应“高人一筹”。另外,应对明星失范常态化现象,应从行业准入、行业监管、国家强制力措施等多方入手,环环相扣,如此,我们才能看到越来越少的“吴霍张”们......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